北晚新視覺 > 專欄 > 藝綻

這支搖滾樂隊走過30年,喬杉回憶起聽歌時光,高曉松渾身起雞皮疙瘩

2019-06-06 20:38 編輯:TF011 來源:藝綻

“剛才我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就是那種昔日重來,我們想起的是那個光芒萬丈的搖滾的時代。”

當面孔樂隊的《夢》在最近熱播的《樂隊的夏天》舞臺上響起,很多人仿佛一下子被拽回到過去,露出懷念而感慨的神色。一些樂隊成員紛紛隨著哼唱,一向淡定的張亞東也不禁張開嘴巴,高曉松更是激動地講起了中國搖滾樂黃金時代的過往,直言渾身起雞皮疙瘩。

當1994年香港紅磡那場“中國搖滾樂勢力”演唱會的錄像開始播放,面孔樂隊的貝斯手歐洋現場哽咽。23歲的歐洋曾作為魔巖三杰之一何勇樂隊中的貝斯手,親歷了中國搖滾樂最輝煌的時刻,這支樂隊銘刻著所有熱愛搖滾樂的人對那個時代的記憶。

成立于1989年的面孔樂隊是內地一支重金屬搖滾樂勁旅,歌詞抒情,著重于舞臺表現,惹人注目。其代表作《給我一點愛》《夢》《我不累》《習慣》《港灣》等一直被歌迷們津津樂道,傳唱至今。

上個世紀80、90年代,正是中國搖滾樂崛起并開始進入主流音樂市場的年代。如果說90年代是樂隊這一音樂形態在中國的“夏天”,搖滾樂就是帶來這場燥熱的艷陽。

面孔樂隊就誕生在那個“夏天”,與同一時期先后成立的黑豹樂隊、唐朝樂隊、超載樂隊一起開創了中國搖滾樂的先河。這些樂隊燃燒了年輕人的熱情,整個搖滾圈兒的生活方式、形象都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。

作為中國搖滾樂的先驅者之一,面孔樂隊以獨樹一幟的風格撐起了一面經典金屬搖滾的大旗。為中國搖滾樂創作了很多優秀的作品,對音樂的堅持不懈感動了整整一代人。

“我最開始接觸搖滾樂的時候,把面孔樂隊的整張專輯的鼓都扒下來了。” 痛仰樂隊鼓手大偉分享了面孔樂隊對自己的啟蒙。黑撒樂隊主唱大治發自肺腑地感慨,“面孔讓我們想起當時我們為什么要做搖滾樂。”

經歷了解散、重組、再重新啟程,音樂這條路,面孔樂隊走了30年。三十年來,有一代人成長,有一代人隱沒。面孔樂隊卻像躲過了歲月的侵蝕,熱情,幽默,開心喝酒,大聲唱歌。

今天的面孔樂隊以貝斯手歐洋、鼓手劉忠、主唱陳輝、吉他手吳金迪的陣容霸氣亮相,讓90、00后的年輕人們看到他們風采依舊地演唱著90年代的經典曲目《夢》,讓老炮兒們重溫過往,新生代了解歷史。

網友留言

起初成立的時候,面孔樂隊成員平均年齡不到18歲。陳輝是面孔樂隊的第二任主唱,1993年與鼓手胡偉一同加入面孔,代替此前主唱侯歆和鼓手馬克塔勒。

從小學習小提琴的陳輝曾以小提琴手的身份在樂團演奏,一次偶然的機會,由于一個演員嗓子壞了,他被臨時要求替演,從此開始了自己登臺演唱的經歷,此后便再沒下來。加入面孔也是機緣巧合,初次嘗試就與大家一拍即合。

“第一眼見到三哥(歐洋)的時候,感覺形象上非常的國際范兒。”陳輝說起加入樂隊時第一次與歐洋見面的場景,滿眼的幸福溢出了屏幕。

“就是敢穿。”歐洋立刻回應,引起樂隊成員一陣滑稽的笑聲。“調皮的狀態是很重要的。”基于這樣的觀念,這群年近五旬的搖滾老炮兒卻意外迸發著青春的氣息。

正如陳輝描述的那般,歐洋年輕時扮相前衛時尚,那時的他專注于跳霹靂舞,還拿過全國霹靂舞大賽的冠軍,甚至一度將此作為今后的事業。而真正開始投身搖滾樂,是因為看到了1985年那場震撼全球的南非義演。

1985年7月13日,名為“拯救生命”的大型搖滾樂演唱會在英國倫敦和美國費城同時舉行,這是一場橫跨多地區的搖滾音樂演唱會的偉大演唱會,旨在為發生在埃塞俄比亞的饑荒籌集資金。

歐洋說:“1985年的那場表演讓我大吃一驚,特別激動,看到了很特別的音樂表達形式,那時我就知道這是我真正要干的事情了。” 這一做就是30年,此后他還開創了愚公移山livehouse,供很多樂隊演出。

樂隊剛成立的時候叫“失去控制”,后來大家覺得這個名字與自身的音樂以及格調不太相符,也就有了現在這個名字。這個名字也寓意著,面對這個復雜的世界,每個人有無數種面孔。同時也代表著面孔不同的音樂風格。

1990年,“魔巖文化”打造的中國第一張搖滾樂合輯《中國火Ⅰ》誕生,其中收錄了面孔樂隊的《給我一點愛》,從此面孔樂隊在中國搖滾樂壇嶄露頭腳。

1994年樂隊參與錄制合輯《搖滾北京Ⅱ》,其中收錄了《夢》和《我不累》,《夢》一度創造了全國二十余家電臺音樂排行榜居高不下的紀錄,在天津有線電視臺更是創造了上榜30周17周冠軍的奇跡。這首歌曲也成為了一代人傳唱的經典,散發著傳統搖滾的魅力。

此次參加《樂隊的夏天》,面孔樂隊在第一期節目中就演唱了這首《夢》,很多臺下的觀眾和樂隊成員都能從頭唱到尾。果味VC的主唱直言“小時候我們都彈過《夢》”。喬杉也激動地回憶起了初中時候的碟片,和那些躺在床上聽他們歌的時光。

1994年,全球五大的BGM唯一一次進大陸簽約藝人就簽下了面孔樂隊,他們的專輯《火的本能》一路開掛,賣到了70萬張。 沒有個性,沒有主張,沒有壓抑感,沒有意識形態,面孔樂隊所謂的“四大皆空”,使他們與第一代中國搖滾樂手之間形成了明顯的分野。

可是專輯沒發行多久,面孔就與BGM解約了,其中不免有經濟糾紛和觀念分歧。年少輕狂的面孔拒絕公司的安排——朝著偶像派的“搶花”式樂隊發展,于是就有了像電影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中皇后樂隊與經紀公司老板談崩的情節那樣,面孔開車走人了。

不過,和電影中皇后樂隊飛揚的勢力不同,當時的面孔遇到了瓶頸。1996年,像所有樂隊面對的分分離離的問題一樣,樂隊成員一時間迷失找不到方向,成員之間的摩擦也讓這支樂隊在與公司解約后不久便解散了。

面孔解散的那些年,歐洋加入了超載樂隊,而主唱陳輝則獨自發展。2006年,陳輝開始著手重組樂隊,歐洋很快歸隊。除了這兩位,面孔樂隊的成員多年來不停地更換、重組。

可貴的是,時至今日,面孔幾乎每個成員到現在都一直堅持在這個音樂圈內,發展的軌跡不盡相同,卻也精彩紛呈。

2016年,面孔樂隊發行單曲《穹頂之下》MV,創造了網易云音樂和QQ音樂兩天點擊量約兩千萬的流量。

2018年,他們發布了全新EP《幻覺》,包含多樣曲風和完整概念。活躍于中國樂壇近30年,面孔常常被作為壓軸、重磅、老牌搖滾代表樂隊,出現在各大活動演出現場和國內各大音樂節。

世易時移,搖滾當年的全民熱度不復存在,國內的樂隊環境經歷了長期的低潮。不少人重歸地下,再難以復制當年的傳奇。

但面孔樂隊經歷了30年浮沉,卻初心依舊。在他們的音樂世界里,年輕無關年齡,從來都是靈魂。主唱陳輝渾厚而極富磁性的嗓子與當年所差無幾,相貌上也沒有太大變化,他開玩笑說搖滾樂可以讓人年輕。

“無論在生活中以及音樂里,態度永遠起決定作用。其中包括真實,頑強,堅持,爆發,反抗……如果沒有這些,再精良的裝備,再華麗的編曲,再流行的旋律不過是小丑,談不上搖滾樂。” 陳輝認為搖滾樂是一種態度,“心不滅的血性和對搖滾夢永恒的堅守才使得面孔樂隊一直走下去。“

歐洋說起樂隊30年來的變化溫情脈脈,“沒變的是對激情的保持,不一樣的是樂隊成員更加緊密,更加了解對方了。”

站在舞臺上,他們的音樂依然鏗鏘有力,激情澎湃,那股勁兒還在。他們用身體力行證明了愛音樂的孩子不會老。

“我們還在繼續走下去,我覺得我們永遠都迸發著屬于我們的搖滾青春。”陳輝目光篤定地說。

每一代人的音樂

是傳遞那一代人的感情

當很多的年輕人聽回去更早期的東西

可以從那個年代得到養分

得到他們傳遞音樂帶來的意義

這就是樂隊最珍貴的地方

——94年紅磡演唱會策劃人賈敏恕

本期圖文綜合自網絡

 

 

來源:藝綻 作者、編輯:關一文

流程編輯:tf011

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takefoto@vip.sina.com。

新視覺·新媒體

  •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
  •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
  • app北京晚報APP
  •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
  •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
广西快三在线全天计划 巴林左旗| 铜山县| 南充市| 余姚市| 南皮县| 河西区| 汾阳市| 比如县| 高碑店市| 洛阳市| 开远市| 织金县| 青龙| 泽库县| 芦溪县| 安丘市| 宝丰县| 青冈县| 颍上县| 嘉义县| 赤城县| 满城县| 吉隆县| 香格里拉县| 海城市| 交城县| 和平县| 沅陵县| 定远县| 福泉市| 永德县| 周口市| 根河市| 黔西| 秭归县| 山阴县| 西华县| 衡南县|